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科技中心 2019-11-20 01:2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276.com > 科技中心 > 正文

郑永春:科普是科学家的天然使命

■胡珉琦每年的两会上,科普推广都是科教界人士关心的话题之一。然而,强调科学家应主动增强科普意识的建议,并未受到足够的重视。有科学家坦言,国内当前的科研政策和评价体系从根本上并不支持他们这么做。其实,从对比中我们可以发现,在美国,科学传播是科研工作者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内容。首先,一个科学研究领域要想在当年获得政府更多的资金支持,必须以实际行动说服国会议员对其进行投票支持,而科普是让议员们以及他们背后的选民更多地了解该科研领域并使科研团队获得信任的重要途径。其次,美国大部分研究资助机构都会明确要求申请的研究项目须包括科普部分,例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要求向社区民众及中小学生传播与该研究项目相关的科学知识。事实上,制度层面的要求和支持很大程度上可以帮助构建学术圈做科普的良好氛围,而这正是国内科学界所缺乏的。由此带来的后果是,一部分科学家本身并没有主动做科普的习惯。而在下一代的教育中,如果中小学生没有看到榜样的力量,那么当他们成为科学家时,对于自己的角色定位也依然停留在完成科研任务上,科普意识的缺失将会一直延续下去。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国内一些学术“大咖”始终在传递科学与理性精神的道路上奔走呼告。在学术圈,他们被称为一群有人文主义关怀的科学家,他们更看重科学对“人”的自我发展的重大影响。这也意味着,科普的根本动力来自科学家的人文素养,但对于一些年轻的学者来说,这个凡事都追求速度和结果的时代,并不利于人文精神的自我养成。普利策奖得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贾雷德·戴蒙德曾写过非常著名的、也被称为“人类大历史三部曲”的科普巨著 ——《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崩溃:社会如何选择成败兴亡》和《第三种黑猩猩——人类的身世与未来》。事实上,他最初只是跨胆囊流体输送生理学专业的学者,但如今人们提到他,想到的却是当代少数几位探究人类社会与文明的思想家之一。他将自己从写作仅面向一小部分学术专业人士、关注狭窄课题的专业论文,向写作旨在面向专业人士与普通受众、关注较大课题的著作的改变,看成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转型。他希望人类能够从过往中汲取教训,以便为下一代构建美好的未来。显然,人文素养的提升不可能在朝夕之间完成,但改变的前提是,我们已经选择了要努力这样做。《中国科学报》 (2014-03-14 第3版 两会特刊)

在我看来,处在科研一线的中青年科学家有责任成为科学传播的中坚力量。但中国大多数青少年学生在上大学之前,几乎没有接触过中青年科学家。我曾到一所中学做科普讲座,学生们一直以为来的会是一位白发苍苍、德高望重的长者。这种情况并不正常。

中国科学报:科普如何让科学家不“失语”

一方面,青年学者大多获得博士学位不久,或博士后出站,刚刚开始独立从事科研工作,积累有限、学科知识掌握的全面性和系统性不足,对本人研究领域之外的知识了解不够。另一方面,往往缺乏科学传播的训练和经验。科普要取得好的传播效果并非易事,相当部分的青年学者只会撰写学术论文和科研报告,不了解科学传播的技巧,不清楚该如何满足受众的心理预期。

客观上说,青年学者面临着科研和生活的双重压力,在科普能力提升和时间分配上存在现实困难。

中青年科学家之所以要成为科学传播的中坚力量,一是我们与科普的主要受众,即青少年有天然亲和力。中青年学者在年龄上贴近青少年受众,比较容易沟通。而且我们正处于科研一线,亲身经历更加鲜活,更容易吸引未来一代投身科学事业。

参加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公众科学日的小朋友在学习焊电路板。 资料图片

现实是,我这个年龄层的同行很少有人投身科学传播。科学传播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无须赘言,大家心里也都明白,那是什么阻碍中青年科学家做科普呢?

7276.com,CFP

从更现实的角度讲,我国还没有建立鼓励科学家做科普的激励机制。科普不能当饭吃,无法解决工资收入问题,也使科学界对科普热情不高。

针对我国科研工作者缺乏动力投入科学传播的现状,结合我自己的科普实践,提出几条建议供大家讨论。

由于在科学传播方面的贡献,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郑永春日前获得了美国天文学会行星科学分会颁发的卡尔·萨根奖。这位一直对科普寄予很大热情的青年科学家,一直在思考:科学家在开展科学传播时有哪些顾虑?在体制机制上面临什么障碍,如何破解这些障碍?

首先,建议在科技奖励体系中设立国家科学普及奖。对国家长远发展而言,科普与科研同等重要,是科学发展的两翼,不可偏废。科学普及对社会发展和经济转型影响深远,要从国家层面肯定科普工作的重要价值。另外,国家财政支持的科研项目应明确要求开展适度的科学传播,并列入考核目标。

中青年科学家为何不愿做科普

从学术圈的内部评价机制来说,有些科学家嘴上说科普很重要,但内心深处仍然轻视或不屑做科普,甚至认为是“科研做不下去了才去做科普”。在这种状态下,做科普并不会给中青年科学家在学术圈内的形象加分,反而会被认为是“好出风头”“想出名”,对个人形象塑造甚至是负面的。这是影响科学家做科普的主要障碍,若不加以改变,将阻碍科普事业的发展。

本文由7276.com发布于科技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郑永春:科普是科学家的天然使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