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集团财经 2019-05-06 12:2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276.com > 集团财经 > 正文

通用中国新关系 平衡与上汽的联合与博弈

摘要:通用管理层敲响纽交所开市钟(图片来源:TheStreet) 中国拯救通用汽车,这并不是一个夸张的说法。 2009年末,通用汽车中国区CEO甘文维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仔细研究我们的财务数据将会发现,通用汽车在中国的运营实际上起到更大作用...

自10月31日起,在中国任职7年之久的甘文维将正式卸下通用汽车中国总裁兼中国、印度和东盟首席地区运营官的职务,回到澳大利亚享受退休生活。而作为接任者,苏瑞博已经在通用中国总部进行了一个月的工作交接。这是通用在华7年来的首次最高领导层变动。

通用管理层敲响纽交所开市钟(图片来源:TheStreet)

与此同时,通过从合资伙伴上汽手中回购股权的操作,通用汽车已将在通用印度公司中的股权增持到91%。2009年,为挽救破产重组的印度公司,通用通过与上汽成立对等持股的通用上海汽车香港投资公司,将通用印度公司50%的股权转售给了上汽。

中国拯救通用汽车,这并不是一个夸张的说法。

5个月前,通用刚刚宣布与上汽达成协议,将回购之前出售给上汽的上海通用1%股权。这是否意味着通用与上汽在患难时期建立的亲密关系开始转向务实?

2009年末,通用汽车中国区CEO甘文维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仔细研究我们的财务数据将会发现,通用汽车在中国的运营实际上起到更大作用。”

印度股权变更

甘文维强调,在整个通用汽车国际部(GMIO)中,中国区贡献的利润在50%以上。以通用汽车2009年度财务数据为例,税前利润为7.38亿美元,按这一数字折算,全年中国区利润贡献起码在14.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

新上任的苏瑞博将面临的问题是:在欧洲市场的阴霾下,如何在紧密中国合作伙伴关系与配合通用全球战略调整之间找到平衡。

在2009年,通用汽车北美、欧洲和国际部三大部门中,国际部是唯一一个赚钱的部分,另外两个区域市场则处在亏损状态。可以说,中国区的贡献,是通用汽车在2009年底保证10亿美元现金流的关键。

事实上,通用近期的举动不断释放出其加快在亚洲收权的信号。除增持印度公司股权外,通用还向其韩国合作伙伴递交了购股的“非正式要约”,也意欲控股通用韩国公司。

而在通用汽车刚刚公布的前三季财报中,公司获得了47亿美元的净利润,这是通用汽车在破产保护后连续第3个季度盈利。今年全年,通用汽车净利突破60亿美元将不成问题。

对于印度公司股权变更一事,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的前通用中国总裁甘文维表示,“股比变化仅仅是一种商业谈判,通用和上汽在印度的合作方式和合作关系也不会因为股比变化而产生变化,印度仍将是通用中国产品最主要的出口国之一。”

与此同时,中国区表现更加亮丽。今年10月,通用汽车在华汽车销量上升19.6%至20万辆,创月度销量纪录。2010年前10个月中,通用汽车在华汽车销量同比增长35.5%至198万辆。全年有望逼近250万辆,使得中国超越美国本土成为通用汽车最大的单一市场。

在此之前,通用中国和上汽集团针对此事的声明,也都在重申上汽仍将是通用汽车在拓展新兴市场战略中的重要合作伙伴,但对于未来合作,却都界定为了“产品合作”。

而一位接近上海通用的人士告诉记者,上海通用全年销量有望达到102万辆,创下历史新高。

上汽方面表示,上汽派出的管理团队也将继续在印度合资公司中工作,并保留在印度合资公司的董事会席位。今年晚些时候,来自上海通用汽车的新赛欧和来自上汽通用五菱的MPV将在印度市场面世。

为了支持通用汽车的IPO,作为在华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上海汽车可以说是除了美国政府以外出力最多的企业。

坊间也有传言称,上汽是自动放弃这部分股权的,原因是印度公司已连续三年亏损,且无法打出上汽品牌,因此,在第一轮资金注入后,上汽决定停止接下来的投资,而这些做法在当初的协议中都有注明。对此,上汽公关部没有做出回应。

在通用本次IPO中,上海汽车以近5亿美元投资,持股1%,这一象征意义的持股比例,其背后战略意义重大,包括上海汽车在内的战略投资者是决定通用汽车股价的“定海神针”。事实上,在有关汽车业的各种并购交易和资本运作中,都有类似上汽这种“抬轿者”出现。

某上汽高层坦陈,“到目前为止,通用印度公司还处于亏损,加上今年市场下滑,流动资金方面也出了一些问题,为了确保公司运营,通用选择了立即增资,但上汽方面觉得还需要做进一步研究。”

例如,在奔驰收购克莱斯勒、通用出售欧宝的过程中,麦格纳就两次扮演这一角色,以帮助“卖家”稳定价格。

2009年,通用印度公司破产重组。当年12月,作为通用和上汽战略合作一揽子协议的重要内容,通用和上汽宣布组建50:50股比的通用上海汽车香港投资公司。

除了IPO本身外,上海汽车对通用汽车IPO的更大作用在于,使其披上了“中国概念”的光环。从去年开始,通用与上汽就展开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其中第一步即是出让上海通用1%的股权,同时成立股权对等的合资公司以开发印度市场。

通过用该合资公司收购原通用印度公司100%股权,上汽和通用将各持有新印度公司50%的股权,并通过“在当地投放上汽通用五菱的产品,但悬挂雪佛兰标识”的模式,共同开发印度市场。同时,上汽通用五菱的经营管理模式也全面导入印度公司,通用印度公司的管理层及技术人员也皆来自上汽通用五菱。不过以目前的情形来看,上汽与通用在印度的合作已无法继续向深水区推进。

今年以来,包括合作研发下一代小型化动力总成、新能源汽车、成立二手车合资公司等,上汽与通用在国内的合资公司达到10家,用战略伙伴来形容两者关系并不过分。

值得玩味的是,甘文维今年8月初刚升任中国、印度和东盟首席地区运营官,在任的两个月中,他处理的最大问题就是通用对印度公司的股权回购。

同时,今年8月以来,就在广西当地政府郑重声明无意出让上汽通用五菱股权后,上海汽车总裁陈虹、上汽集团总裁沈建华先后率领高管团队访桂,与广西壮族自治区以及柳州市政府就若干投资项目达成共识,以实际行动帮助通用汽车完成了对上汽通用五菱的增持。

甘文维卸任

直到IPO时,通用汽车在招股书中才阐明将增持上汽通用五菱股份10%,这一通用汽车尚未破产前就希望实现的目标,在上汽、通用、五菱的三方努力下最终得以实现。

在甘文维任职通用中国总裁的7年间,通用经历了死而复生,全球CEO也换了四任,但其却稳坐中国区第一把交椅。

本文由7276.com发布于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通用中国新关系 平衡与上汽的联合与博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