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集团财经 2019-05-01 23:0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276.com > 集团财经 > 正文

很多地方又宰客又坑企业家 财政亏空万亿 背后真

摘要:来源:微信公众号城市战争 先说观点,我认为富地区应该补贴穷地区,理由请看下文。 常常看到有人讨论富地区该不该补贴穷地区这个话题,有人甚至把江浙沪粤四大财赋重地比作任人宰割的奶牛,为这些富地区打抱不平。 老实说,中国区域经济的发展的确是不均衡的...

摘要:关于地域黑似乎是互联网上永恒的话题,富裕地区的瞧不上贫困地区的,本地人瞧不上外地人,大家一起黑中原人。 前段时间有则新闻传得很广,那就是所谓的 六省一市养活全中国 ,新闻称中国25个省市财政巨额亏空,其中 东北国企负担重亏亏亏,华北经济转型开始...

  来源:微信公众号城市战争

  关于“地域黑”似乎是互联网上永恒的话题,富裕地区的瞧不上贫困地区的,本地人瞧不上外地人,大家一起黑中原人。

  先说观点,我认为富地区应该补贴穷地区,理由请看下文。

  前段时间有则新闻传得很广,那就是所谓的“六省一市养活全中国”,新闻称中国25个省市财政巨额亏空,其中“东北国企负担重亏亏亏,华北经济转型开始亏,西北老少边穷要大补,西南全部亏,中部六省崛起正在烧钱,东西南北中,靠东南、北京5个富裕省市养,从财政盈余中抽钱补西南北中”。

  常常看到有人讨论富地区该不该补贴穷地区这个话题,有人甚至把江浙沪粤四大财赋重地比作任人宰割的“奶牛”,为这些富地区打抱不平。

  如图:

  老实说,中国区域经济的发展的确是不均衡的,这种不均衡不仅仅体现在GDP数据,更体现在税收收入。比如广东省2016年的国税收入达到12588亿元,相当于中部大省湖北省(2402亿元)的5倍,而前者的GDP只相当于后者的2.5倍。税收贡献远大于GDP贡献,同样的现象在上海、江苏、浙江等富裕省份同样存在。

  7276.com 1

  最近网上有一篇很火的文章《中国财政的真相:25省负债,只有6省盈余》,文章主要内容是通过比对“各省国地税总收入与一般预算支出”的差额,算出25个省份存在财政缺口,只有广东、江苏、浙江、福建、北京、上海、深圳(计划单列市)有财政盈余。原文是理性与客观的,但在传播的过程中,被一些公众号添油加醋,让“富地区补贴穷地区”的观感更加明显。

  事实果真如此吗?

  根据财政部公布的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与转移支付决算表显示,像四川、重庆、湖北、湖南等中西部省份享受到的中央财政补贴(税收返还 转移支付)要比其国税收入还多,而像广东、上海、江苏、浙江等沿海地区则相反。

  权威媒体《人民日报》旗下的新媒体还专门发文“澄清”了下,文章表示,“全国财政是一盘棋,中央财政收入是大头,国税系统从全国征税到中央,然后中央再统筹兼顾,将大部分收入“转移支付”到地方政府,来实现全国基本的公共服务均等化。”

  这是第一财经2016年制作的一个图表:

  也就是说,不要分你省还是我省,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都是中国,中国人挣到的钱需要交税,税收到中央再统筹分配到全国大家一起享受均等的公共服务。

  数据不用再列举了,总之一句话,中国经济的发展的确是很不均衡的,“富地区补贴穷地区”的现象的确是很明显的。针对这个现象,我想谈三个话题:

  听上去似乎是很有道理。

  第一个话题是非均衡是不是合理的?第二个是富地区该不该补贴穷地区?第三个是富地区补贴穷地区可以获得哪些好处?

  但其实,这没有直击问题的核心。

  先说第一个话题,非均衡发展合理吗?我认为很合理,而且也有必要。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原则是允许公平竞争,允许优胜劣汰,因为每个市场主体的禀赋不一样,所以竞争必然导致非均衡的结果。人类进入大航海时代之后,沿海地区就相当于沿街旺铺,内陆地区就相当于内街小巷,那么前者比后者发达,是合情合理的。

  财政巨额亏空的背后,是中国人口流动的深刻变化,一些省市获得了人口流入红利,而其他省市则陷入了“人口失血”。

  这说的是合理性,那么必要性在哪里?我国的改革开放是从深圳、浦东、天津、重庆这些点开启的,然后以点带面四处点火、全国开花,这本质就是一个非均衡战略。非均衡的好处有两个,一是有利于集中力量办大事,如果力量不集中,那只能撒胡椒面,处处都是不咸不淡、不痛不痒。二是有利于把改革的风险降到最低——很多改革创新的举措只有在局部地区试验成功了,才会推广到全国。

  01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中国的改革开放之所以成功,非均衡发展功不可没。正因为东部沿海地区先富起来了,才有了今天中西部地区崛起的基础,才有了郑州的富士康,有了合肥、武汉、成都的楼市红利。

  总部经济的好处

  第二个话题,富地区该不该补贴穷地区?这个补贴主要是税收层面的,那么得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地区的税收,它其实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这个地区自己创造的,另外一部分是外地转移到这里的,跟当地没有多大关系。

  所谓“财政转移支付”,就是全国各级政府之间存在财政能力差异,有的地方财政收入高,有的地方入不敷出,所以为了实现各地公共服务水平的均等化,由中央统一分配部分中央财政资金转移到各地方,以达到财政平衡。

  比如说北京这个城市,拥有56家世界五百强,其中有51家属于央企,属于北京的企业只有5家。其实,这51家央企和北京的关系是不大的,理论上放在哪里都可以,因为央企属于全体国民,央企的大部分经营活动也不在北京。我不知道北京的国税收入中有多大比例是央企创造的,但把那些由央企创造的税收拿去补贴给穷地方,肯定也是合理的。

  以我国的体制,统筹兼顾自不用说。道理相信大家都懂。那么,这一财政转移支付的规模有多大呢?真的跟上文那张图一样因为一些省市出现25349亿的亏空,需要发国债填窟窿?

  再说上海,上海的央企没有北京那么多,但能不能说上海的国税收入主要就是上海自己创造的?当然不能这么讲,上海央企是少,但是有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黄金交易所这些全国性的要素交易平台,这些平台都是排他性的,只允许上海来搞,于是这些平台就充当着一个资本抽水机的功能,把全国各地的钱都吸引到上海来,实现了一种对其他地区“征税”的效应。

  当然不是。

  此外,像上海、深圳这样的城市,因为是港口城市,能够创造大量的关税收入,但从上海港、深圳港出口的货物,并非全是上海制造和深圳制造,很多都来自全国各地。所以这部分税收跟上海、深圳也没有多大关系,上海深圳不过是借助港口实现了一种“税收转移”的效应。

  根据财政部给出的数据,2015年中央财政一共向31个省份拨付了总额5.5万亿元的财政资金。2015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15.43万亿元,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6.9万亿元。5.5万亿相当于中央财政收入的80%,全国财政收入的35.6%。

  还有一种现象也不能忽略,那就是穷地区有时候也会补贴富地区,比如像北京办奥运会,上海办世博会,都对城市基础设施做了一次大翻新,为此投入的资金可能都是千亿级的,这些资金中有相当一部分也是来自中央财政。所以,中西部地区其实也为北京上海的城市建设花过钱的,现在北京上海通过这些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引进和培育了很多大企业,拿出一部分税收补贴中西部地区,也是合理的。

  中央财力稍显充足,背后是部分省市强劲的经济增长,企业缴纳了巨额的国税、关税和央企上缴利润。而总部在北京、上海的央企的税收,大部分上缴中央,部分可以共享,所以北京、上海的税收总额相当大。

  除了北京上海,每个省会城市也一样,其城市建设的资金也很多来自省级财政补贴,下面地级市都有出份子钱,现在省会城市富了,拿出一部分税收来补贴人家,也是应该的。

  这就是总部经济的好处。

  第三个话题,富地区补贴穷地区可以获得什么好处?可能很多人对此不解,这其实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不理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之所以取得成功,其主要支撑是两个,一个是国际贸易的带动,一个腹地市场的支撑。前者很好理解,后者需要多讲两句。

  但,这并不是事实的全部。

  想想看,为什么那么多世界500强都跑到中国来投资?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有一个巨大的、统一的、稳定的市场,而这个巨大的市场要运营好,是需要成本的,这个成本只能由富地区来掏。

  02

  举个例子,中央从沿海地区的税收中拿出一部分到中西部修桥修路修高铁,富裕地区的商品就可以更便捷地倾销到中西部地区,中西部地区也可以为沿海地区更便捷地输送劳动力和各种自然资源。想想看,如果没有中西部地区源源不断输出劳动力和自然资源,没有中西部广阔的市场腹地,沿海地区仅仅靠国际贸易就发展到今天这个成就?

  巨大的收入差距

  另外一个容易被忽略的账是,富地区补贴穷地区还有利于社会稳定。想想看,如果一个社会的贫富差距太大,那它的稳定就可能出问题。一个稳定的社会其实对富裕地区更重要。所以,富地区补贴穷地区,其实也是在为自己营造一个稳定安全的社会大环境。

  首先,我们要承认,我国国土幅员辽阔,各地区发展是极其不均衡的。北上广深人均GDP已经接近某些发达国家水平,而广大的西部地区还比较穷。

  把上面的这些账一算,富地区补贴穷地区,其实也不完全是吃亏啊。

  正如十九大报告所指出的“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7276.com,  有多不平衡呢?

更多

  让我们看看一份统计数据:

  7276.com 2

  (人口数据按常住人口)

  有意思吧,人均GDP,天津第一名!但是稍微了解过天津、北京的猫友都知道天津和北京差距有多大。那问题来了,为什么天津人均GDP比北京高呢?因为大规模的投资推动,使得一下子放大了GDP规模。所以,人均GDP这个概念仅供参考,现在的投资对应的都是“负债”,还要看将来能否产生实打实的利润。

  更具参考的是人均收入。

  在人均收入方面,北京、上海遥遥领先,突破了5万元大关。超过3万元的还有江苏、浙江、广东,福建以27608元紧随其后。深圳作为计划单列市,单独核算后2016年GDP超1.94万亿元,增速居广东省第一,经济总量居全国第四位,人均收入55000元。

  从全国范围来看,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4%,实际增长6.3%。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616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363元。城乡居民收入比由上年同期的2.73下降为2.72。

  对比可知:

  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广东、深圳、福建的人均收入可谓超出了其他省市一大截。第一名的上海足足是最后一名甘肃的3.7倍;

  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也超过了全国的平均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33616元,而全国平均线是23821元,全国线足足低了一万元,原因是农村居民收入太低,只有12363元,比全国线还低一万元;

  回过头我们再看看,高收入的6省一市,正是城市化率最高的地区,同时,也是财政盈余的地方。

  其实,这是我们揭开财政盈余的真正原因的钥匙。

  03

  “流血的伤口”

  经济发达,政府才能收到税,税收多了才可能有财政盈余,道理很简单。但经济要怎样才能发达却是个复杂的问题。6省一市都是沿海地区(北京是首都,离海也不远),政府投入也巨大,民间投资活跃都是重要原因,这里就不展开论述。

  猫哥要说的是,6省一市经济发达,人均收入高,地方政府管理相对规范,这就形成了正循环,吸引其他各省的劳动力和大学毕业生前来工作、就业,“虹吸效应”源源不断的汲取了最宝贵的“资源”——人。

  21世纪什么最贵?

  当然是人才。

  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广东、深圳、福建对人才和劳动力的吸引有多大呢?

  从两张图可见一斑:

本文由7276.com发布于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很多地方又宰客又坑企业家 财政亏空万亿 背后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