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来自 集团财经 2019-05-01 19: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276.com > 集团财经 > 正文

房贷还清了怎么拿不回房产证 重庆业主陷困境干

  从法律程序上而言,操作人手中持有待售委托书等一系列合法文件,且借款人已进行签字授权,相关文件也经过公正处公正,加上借款人处于借款状态,这意味着从法律上很难认定操作人是以占有房产为目的进行诈骗。

从王女士还清贷款的1月19日起,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就算从还款日期规定的1月27日开始算,今天也是第10天了,王女士终于收到了想要的解押材料。

  2016年2月23日,高磊与安丽君指定的代理人王鸿勋在北京方正公证处签下一系列委托代理协议,“有很多份协议,他们说只是履行程序,压着上半部分,让我在下半部分签字,当时自己也没细看,就都签了。”高磊说。

延误10天后终于拿到

  2015年11月初,高玉光、高磊父子从老家赶来北京,并于11月8日与鸿诚祥兆签署了一份《委托协议》,协议约定,由鸿诚祥兆为高磊推荐资金持有人,促进双方签订借款合同,高磊以名下位于北京朝阳区望京鹿港嘉苑10号楼3单元2301室一套125.9平方米的住宅作为抵押,抵押房产评估价为560万元。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咱们重庆市民王女士在还清了抵押贷款后,却迟迟拿不到借贷公司出具的解押材料,也就拿不到房产证。拖延的日期越久,使得王女士的资金周转遇到问题,陷入了困境。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跟咱重庆装修公司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高磊表示,由于其主要业务在老家,平时不常在北京居住,于是2016年2月23日,安丽君带来王鸿勋作为高磊的代理人,高磊在王鸿勋带来的几份委托书上签了字。

在申请贷款时,借款人不要忘了根据自己的资金需求、还款能力等情况计算一下贷款成本,看看自己是否适合贷款,以免获贷后还款压力太大影响正常生活。

  2016年4月,随着借款期限即将到期,高玉光、高磊父子联系安丽君进行还款,“当时安丽君说正在出差,端午节假期之后才能办理,6月8日,我们又给出借人潘祖辉打电话,对方不接电话,发短信也不回,我们才发觉不太对劲。”高家父子表示。

其实,王女士对此十分心急,因为她在拿回房产证后,还有其他的用途,也可以让她手上有能够周转的资金。而且,她向朋友借的50万元,也是要支付高额的利息的。

  高磊并非抵押贷陷阱的唯一受害者

迟迟收不到解押材料

  就高磊房产被转卖一事,鸿诚祥兆客服表示由于旗下有1000多名业务员,对于具体业务公司并不了解,建议具体事件向业务员了解,但自从抵押房产被转卖后,安丽君一直处于失联状态,记者多次给安丽君和王鸿勋致电,其中安丽君电话处于无法接通状态,王鸿勋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到底是什么原因,我的解押材料和房产证一直拿不回来?”王女士表示,没延误一天时间,她便要向借款的朋友多支付一天的利息。可借贷公司的答复,却给她一种遥遥无期的感觉,“当时我都想要报警了。”

  高磊表示,其最后一笔利息于2016年5月8日打给安丽君,当时高磊与鸿诚祥兆签署的成交确认书约定期限是4月9日,也就是说,2016年6月高磊联系潘祖辉还款时,无论是借款合同还是成交确认书约定的借款期限,高磊均处于违约状态。

在接下来了半年时间里,王女士在每个月的27日,都按时偿还了贷款的利息。

  林庆国告诉记者,当时是鸿诚祥兆找到他要借款,而且其与潘祖辉并不相识,“我到后来都不想借了,里面经手人太多,都是担保公司和代理人还的利息。”另一出借人潘祖辉也向记者确认,利息由担保公司人按月偿还,并表示“好像给的都是现金。”

今天上午,王女士来到渝中区解放碑,该借贷公司的办公地点。

  高磊和父亲高玉光在老家经营着不少产业,旗下有酒店、加油站和建筑公司,2015年11月,因为高玉光的建筑公司资金周转遇到困难,计划寻求一笔300万元的贷款,而后高玉光、高磊父子选择了北京鸿诚祥兆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中间牵线人为该公司员工何某,代理人王鸿勋为高玉光老乡。

借贷50万元提前还清

  在高玉光看来,事件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借款期限和利息差异为违约创造缺口,担保公司人员经手偿还利息造成借款人和出借人信息不对称,代理人让高磊与借款和抵押物实际情况隔离。

去年7月14日,王女士通过手机APP提交了抵押贷款的申请,在当月的27日,她借贷的49.6万元现金就到手,一切都很顺利。

  2015年11月9日,高玉光、高磊及妻子三人作为甲方,林庆国、潘祖辉作为乙方签署了《借款合同》,约定甲方向林庆国借款200万元、向潘祖辉借款100万元共计300万元的借款,借款期限从2015年11月9日到2015年12月8日,月息为2%。

对于为什么会延误这么久,业务员也一脸尴尬的表情,表示这是多方面的原因。

  缘起300万元贷款

还清了贷款,按理来说,借贷公司应该出具解除抵押的材料,然后王女士拿回自己的房产证。

  随后高磊前往北京市朝阳区房管局查询个人房产档案时才发现,抵押房产已经于2016年5月26日被王鸿勋以400万元价格出售给白少成,高磊表示,“奇怪的是,房屋买卖合同上出售人写的是我的名字,而且白少成此前从来没有来看过房子。”高玉光也表示高磊并没有签名,“如果我们自己买的话,也不可能只卖400万元呀。”

相关人士提醒,在申请此类抵押贷款时,借款人不要一味地追求高额、长期贷款,因为贷款额度越高、期限越长,贷款利率就越高,需要支付的贷款利息越多。

  目前,高磊已经将鸿诚祥兆、出借人等关联方推上被告席,高磊称,“法院审理了一次,但是现在还没有正式判决,公安局组织我们和白少成进行过几次调解,但律师告诉我们胜算不大。”然而近期北京市出台的严禁首付贷和抵押贷进入楼市政策让高家父子重新燃起希望。

今年1月23日、24日和2月4日,王女士三次致电该借贷公司的客服电话,接线员给的答复依然是要王女士等待。

  高玉光曾与白少成有过多次接触,据其透露,白少成50到60岁左右,为北京市密云县某村村民,在购买其房产之前,从未实际看过房,目前又将房产出售给李铭康,高玉光表示,“我猜想如果这是一个骗局的话,白少成只是个代持人。”记者也一直未联系到白少成和李铭康。

其实这种抵押贷款的利息并不低,她也想早点还清贷款,于是赶在春节之前,找一位朋友借款50万元。在今年1月19日,她便将本金以及当月的利息及其他费用,50万余元打入指定账户,

  签完字的三个月后,代理人王鸿勋在高磊不知情的情况下,把300万元贷款偿还给出借人,并将房产解押出售给第三人白少成。高磊的父亲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后来白少成又将房产出售给了李铭康。

可在王女士还清的贷款后,多次联系借贷公司的业务员,希望早点拿到解押材料。可对方给的答复总是:“还在走程序。”

  2016年6月13日上午,白少成带人前来让高磊腾房,第二天,高磊一家被迫离开房屋。

重庆装修公司提醒您,最后,如果借款人申请的是房产抵押消费贷款,将贷款结清后,一定不要忘了办理解除抵押手续,只有办完此项手续后,房子的所有权利才能完全重归借款人。

7276.com,  “当时安丽君说只是履行一个程序,我也没细看委托书内容,就签下多份委托书,并到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办理了公正。”据高磊判断,这些委托书中可能包括代售委托书,这也是导致其最终失去北京唯一住房的关键性文件。

抵押贷款一事总算是告一段落,但王女士表示,因为借贷公司的延误,致使她还要向借款的朋友支付高额利息,“算起来,延误的10多天,单是偿还借款的利息,就已上万元了。”

  故事要从2015年11月说起,高磊做建筑工程的父亲高玉光急需一笔周转资金,其通过中介人接触到北京鸿诚祥兆担保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一位姓何的员工不断给我们打电话称能协助办理贷款。”高磊表示。

重庆装修公司了解到,40多岁的王女士家住南岸区,有一份正当的工作。去年下半年时,王女士遇到了特殊情况,急需用钱。就在这个时候,有朋友向王女士推荐了某借贷公司的“宅e贷”。正好,王女士有一套花园洋房,可以用于抵押。

  高磊拥有北京户口,鹿港家园的房子是他在北京唯一的住所,被迫离开房子时,女儿刚刚三岁,妻子也刚怀孕不久,一家人暂居在望京的旅馆中。目前,他的儿子已经出生了近5个月,由于失去了房产,至今未上户口。

接待王女士的正是她之前联系过的那位姓易的业务员。见到王女士后,小易表示,他得到消息,王女士的解押材料刚刚通过快递送到重庆,王女士可以去取了。

  第二,鸿诚祥兆作为担保人,实际并不参与出借双方利息偿还,上述该公司业务员也证实了这一点。但高玉光表示,由于出借人担心利息在偿还过程中与本金混淆,所以不同意由高磊直接偿还利息,最后改由高磊将利息付给安丽君,安丽君再转给借款人。

在还贷过程中,如果借款人出现无力还贷的情况,不要忘了告知贷款方,然后双方协商看看能否适当延长贷款期限。

本文由7276.com发布于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房贷还清了怎么拿不回房产证 重庆业主陷困境干

关键词: